• 宏村之恋
  •   刚踏上这片土地,我的心就随着这灵秀静谧、古典醇香的江南水乡而莫名地安静了。怀着“寻幽探美”的心情,我静静地亲近着一见钟情的宏村,恬美地吸吮着她博大精深的灵秀、诗意和纯朴。

      宏村是建筑与水的完美结合,月沼并不十分清澈,却倒映出民居,水中的民居淡抹出一层深暗的青色。初夏的午后阳光依然灿烂,灿烂过后的傍晚,在水的上方便是云蒸霞蔚的景象,犹如泼墨重彩的写意山水长卷,正是情人相拥的良辰,完全可以演绎中国版的泰坦尼克号。

      这两天,天上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间或,雨会停住,天上会有一点点阳光。不少的游人对雨抱怨不止,我却满意无比,我爱这温婉的小雨,我对它充满感激之情,它既不影响我的拍照,还让我找到了“小街雨如酥”的古典情韵!

      小雨像个高妙的画家,它轻泼慢洒,勾勒出了一片薄雾轻烟的非常之美。乳白的雾气迷离,迷离中凸现着诗一样谜一般的古老徽居,被岁月浸渍成锈迹斑驳的白墙黛瓦,极像一幅素淡朦胧的水墨画。由于下着小雨,这画里就有了女子打着花伞,男儿戴着竹箬帽在薄雾轻烟里行走的景致。哦,耳朵感觉到的是雾的声音,眼睛看到的是雾的飘浮,脸庞触觉到的却是湿漉漉的雾的抚慰。不用捕捉,诗意便从心里冒了出来。由于雨多,宏村的河溪也多、池塘也多、沟渠也多。依我个人的兴致,临风面对清粼粼的水是最惬意的事。听房东说,春末,沟渠里流淌的便不只有水,还有各种各样的花,哀艳得让人消魂!沿着河岸,跟着蜜蜂和蝴蝶往前走,沟旁尽是桃花梨花……浪漫的想象便在我心海中荡漾起来:这样走下去,怕会寻到晋代文宗——陶渊明的住处了吧?古典浪漫的宏村呀,带着莹莹清露的气息和消魂醉魄的幽香,真像一首古老而沉郁的民谣,低缓而浑厚,庞大而静默!

      脱了旅游鞋作坐垫,小憩于村头的南湖,把脚放在清水里洗濯浸泡,清凉凉的感觉弥漫了全身。初夏的空气十分馨净,淡淡的栀子花香在爽净的空气中飘浮。我梦幻般地听到了流泻的波光撞击的音籁,隐约有鱼群在水中喋语。一条青灰的石板路蜿蜒地伸展,粉墙黛瓦的民宅静静地矗立着,处处都是“飞檐雕栋,钩心斗角”的徽派建筑。湖中,新月般的拱桥有着依稀的倒影。淅淅沥沥的小雨中,一切都澄净到了极点,一切都纯粹到了极点,无怪乎,古人吟诗感叹:“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多少代人梦中的徽州水乡呀,而今,我却在真实地陶醉于其中。整整一天,流连于素淡朦胧的景致中,观独特的人文景观,赏优美的自然风光,叹古文化底蕴之丰富,赞徽派建筑的博大精深……不知不觉已到黄昏时分。

      缠绵的小雨呀,也真能懂我:它夹杂凄惶的弦声,又向湖里洒落着星星点点,我坐在古老的南湖边,思量着自己今后的走向,在小雨的掩饰下暗自神伤……

      离开了宏村,离开了我的梦中水乡。除了带走许多好胶片以外,心中还装走了宏村的水,宏村的雾,宏村的古文化,宏村的徽州女人……正如徽州女人一样,只要矜持地嫣然一笑,心中的水就笑,雾就笑,山就笑,人就笑。“无为心自静,无争品自高”,再欲卜问身前身后的烦恼琐事,便有了一笑迎之的答案!

    宏村,世外桃源、诗画徽州的剪影。我愿意把你当作一幅曾经保存了岁月沧桑的老画,永远铭刻在人生记忆的胶卷里。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