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上一座城
  •   我开始爱上这座城。爱上她安静的阳光,温柔的轻风,始终如一的绿和突如其来的雨。

      在这里,偶尔路过一个小镇你可能会瞥见一座老的没有人知道年龄的老屋。在布满青苔的巷子里游走,用指尖轻轻划过潮湿斑驳的石墙,苍老的颜色似乎在喋喋不休的说些什么。石墙里的故事,石墙外的故事,那些没有人知道却真实存在过的故事。

      我是一个喜欢故事的人,没有目的的故事常常让我没办法忘记。这是一个连花草丛里都会透出故事的城,倘若在这里,能认识一个没有目的的人为你讲一个没有目的的故事,便是三生有幸,但我却始终没有这样的幸运。

      这里有条老街,白天游人如织的街道里弥漫着喧闹的味道,深夜里在红灯笼的轻哄下他又睡得像个婴儿。我最喜欢的是她的早市,早起做兼职时曾多次透过公交车窗看到过那样的早市。青石路的两旁铺着各色绸缎,缎子上或青铜,或瓷,或其它材质的物件。一些淘古董的人,戴着眼镜蹲下身来仔细查看摸索,不时地和小贩说些什么。最后,有人会因为形态买下一件,有人会因为年代买下一件,也有人会因为故事买下一件。

      这座城跟她的山共同拥有一个名字,黄山。我刚刚从黄山回来,他的样子还能很清晰回想起来。那些连绵不绝的高耸的山峰不同于其他的,他没有用茂密的树木来掩盖他的棱角。大部分苍白泛黄时而藏青的岩壁,他真诚地把自己本来的面貌展现给你,那样高大威严的躯体因为信任为你捧出的是这世上最纯净本真的心。我感动于他那样的可爱,强烈的想再去一次。我想在我经历过一些人和事之后再去触碰那些曾经完全信任我现在依然潮湿的岩壁,我会不会没有原因的就弄湿了眼睛。

      因为幸运,我看到了日出。天未亮,一大批认识不认识的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因为一个原因站在一起朝着一个方向在寒风中静静等待着,太阳像个婴孩,从泛着橘黄柔光的云线上一点一点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那种奇妙又神圣的感觉,像是亲眼看着一个婴儿的降生。姐姐曾说第一眼看到宝宝的时候,一家人都哭了。当时我不理解,现在似乎懂了。初升的太阳没有刺眼的光芒,他自顾自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让寒风中的人瞬间忘却了冷,不同于正午的太阳因热量带来的暖,但能让人从自己心底生出暖意,那样的暖才是真正的暖。我想有生之年,也许在经历了一些努力一些成长之后我也可以做一次初升的太阳,可以帮我的亲人、朋友、未来的爱人找到属于他们的那份暖。

      这里每天都有大批的游人。

      有些来过,又走了,那是过客。

      有些走了,没有再来过,那是离人。

      有些来了,就再没走过,这是归人。

      可是事实是过客离人总远远多过归人,也许正因为这,黄山才有了那样连绵不断的多愁善感的雨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这三种人中的哪一种,但我想当我终于要离开,要为了一些目的,去一些陌生的地方,认识一些陌生的人的时候,我一定会想起曾经留在这里的时光。我一定会庆幸,并感谢上苍。

      感谢他让我来过,

      感谢他让我懂过,

      感谢他让我爱过,

      这座城。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