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霞客:我和黄山,不得不说的故事
  •   世人都知徐霞客,却很少有人知道,如今每年5月19日的中国旅游日,与徐霞客的关系。更少有人知道,徐霞客与黄山有着一见倾心,再见倾情的不解之缘。翻开徐霞客游记第一篇《游天台山日记》,便能看到开篇之日即是5月19日,中国旅游日,是为纪念。而读完徐霞客诸多游记才会懂,徐霞客一生中,只重复去了两处地方,一处是雁荡,另一处即是黄山。

      年幼时候听说,汤显祖的那首《游黄山白岳不果》流传甚广。其中一句“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让我对黄山和齐云山充满着无限的遐想。

     

     

      成年后不爱仕途,唯爱自然,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只为“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
      30岁时,终于等到。沿着汤先生的“欲识金银器,多从黄白游”此句,决意先登白岳,再攀黄山。1616年正月二十六日,抵达白岳(齐云山)山脚,巧遇漫山飘雪。于是白天徒步赏景,冰花玉树,迷漫一色;夜间醉卧山房,听雨雪声声,与道士饮酒畅叙,心情愉悦而夜不能寐。山景奇妙,又遇知音,留七日,几乎踏遍齐云圣境。方才下山前往黄山。

     

     

      二月初三,抵达汤口,沿着香溪北上,宿祥符寺,沐浴黄山温泉,汤气郁然,神情舒爽。此间听桃花溪水潺潺,观天都峰若隐若现,急切的想要第二天登顶。无奈天降大雪,只能留寺中听雪一日。初五踏雪行至慈光寺探路,山壑美景已然在眼前铺开。初六日,天晴。从慈光寺至天都峰下,见天都巍然耸峙,奇险无比。只因山路陡峭,结冰路滑,只能靠铁杖凿冰缓慢前行。过天门坎,经莲花沟抵达光明顶,夜宿狮子林。众僧见之,大惊,因为大雪封山,僧人们已两月不曾下山。夜间品斋饭,喝粗茶,听僧人们说起黄山四季四时之美景,羡慕不已。而自己一路行来,云雾中的奇松奇石,亦惊喜连连。特别是念想着“不到天都峰,白跑一场空”,更笃定了我两年后天都峰之行的完美邂逅。

     

     

      在黄山的9天,几乎走遍黄山各处景致,阴晴雨雪,各不相同。晨曦暮色,各有风姿。当一块石壁上出现“非人间”之石刻,才恍然。原来,此处真如前人所言,非人间美景,而是天地绝妙之处。
      1618年九月初四,时隔两年后第二次站在黄山之巅,只为一睹天都风貌。遇僧人劝阻说天都无路可上,却不能阻止我前行的信心。一路攀岩寻路,陡峭的石壁中匍匐而行。历经艰辛之后终于登顶,峰林深壑,奇险无比。但登顶后的愉悦,却无以言说。静坐顶峰,众山皆拜其下,莲花峰与之遥遥相望,云雾飘渺时恍若仙境一般。暮色西沉,霞光映照,整个黄山柔美而寂静,那一刻,惟愿时光停驻。

     

     

      人的一生,难的是专心做好一件事情,而我,凭着一腔热爱,一不小心就做到了。
      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也正是凭着对黄山一见倾心的情感,才不畏艰辛再登黄山,为世人呈现黄山之绝妙风光。而今,登黄山已属易事,却有多少人,肯为黄山付出这般情感?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关于我们